懒癌病危患者

不做浪漫诗人。
单身挺好的。

我喜欢的事情总是被谈论的毫无意义。


是这样,我想写你x安迷修的偶像pa!!!蔷薇注意。

富二代调音师x偶像安迷修。


酒鱼爆炸无敌好,over。

晚安。


跟我弟玩明日。

我是删了一次再下的那种(因为超怂x


我:啊啊啊啊啊爸爸你回来了!!!!!!爸爸我好冷呜呜呜呜

弟:……

我:啊啊啊啊啊啊啊爸爸这是个什么鬼东西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弟:????

我:啊啊啊啊啊啊爸爸爸爸呜呜呜呜呜你怎么就……!!


有人带我吗。朵洛维(?)苏悍将。哭了。我好怂靠


明天!!!!!卡尔!!!!!请赐我欧气呜呜呜呜


(d5乙女)你和他的相处模式

  ./内含杰/佣/裘

  ./是这样我想要关注。

  

  杰克【开膛手x受虐狂】

  被他掀开伤口什么感觉?

  那滋味真是美妙极了。你会躺在柔软的公主床上,英俊的男人用平常放在胸口的贴身剪刀刺破了手臂、肩膀、大腿,流下的鲜血被他温柔的舔去,他会把握分寸,不至于让你死去。

  你在白天会被他关在精致的笼子里,花纹是他亲手为你画的,是外边的天空河流花草树木,多让人向往?

  晚上你会被他疼爱着,只需要随着心情回应他的热烈。

  痛感是不可言喻的美妙感觉。

  

  

  

  佣兵【雇佣兵x狙击手】

  近战一直都不是你擅长的,当初在军营训练场里遇见他的时候,你不自主的开口问了句:“陪我练练?”

  “行。”他看向你,挑眉稍稍犹豫道。他的手臂上全是绷带,一看就是贴身战的士兵,你感觉自己作了个大死――理所应当的,你输了。虽然他显然像放了海,但你还是、输在了技巧上。

  “教我练练枪吧。”他再一次扶起你时这样说,在你的疑惑解释道“你手上有握枪的茧子,排除其他可能性,你是狙击?”

  雇佣兵总得有报酬。

  

  

  裘克【小丑x孩子型人格】

  你喜欢捣弄他的电锯或者火箭筒,那对你来说都是玩具。在你被电锯割伤了以后,裘克就禁止你碰他的任何武器,还让你好好抱着里奥送的娃娃每天在房间里等着他。

  这个游戏会死人的,这是所有求生者认识到的。

  他们当你在游戏中死了,没有任何提示。凶手是裘克。传言你被他的电锯直接斩断了半个身子,但是没有,反而他意外的温柔――他会善待喜欢他表演的人儿。

  你被他带走了,每天都会享受着裘克带回来的美食,听着收音机或者看看书,活的自在。

  你在裘克这也就只有监管者们知道了。

――――――――――――
裘克真好(!)

不行,宿伞是什么完美兄弟情!!!!!!!!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哭了。


“追光!追光!”


能追到第一缕光的孩子会受到神明的祝福。


【魔道乙女】未来夫人长的和自己很像怎么办

  .内含澄/凌/薛/景

  .未来夫人长的和自己很像怎么办

  .oocooc了解一下。

  



  

  

  

  江澄

  你被收入云梦江氏做弟子后,第一次看见江澄时和他的反应差不多:这是谁啊为什么和我长的这么像??魏无羡还以为是江澄的双生姐妹回来了,差点没被江澄打。那时江枫眠还说什么长大了就不像了。

  现在别人差点把你们俩搞错,总是先往前探探再唤一句名字。你和江澄一个德行,平日里眉头微蹙,只有在长辈前会舒展开来做做乖。

  江澄总觉得看你像在看镜子,除了你面貌要柔一些会化化妆,身材不同外还真没什么差别。

  云深不知处求学前,你俩一样高。

  这是江澄觉得别扭的一点,为什么你一个女子长的和他一样高。好在之后你的身高长够了,江澄要比你高上许多,两人也就好分辨了。

  也在这之后,你做了江氏的夫人。

  

  

  金凌

  你俩是订婚的,不过只在年幼时见过一面。有次你娘说你长的越来越像未婚夫了,再加上她那诧异的表情,你有点想看到他了。

  你拜访云梦江氏时他在校场训练,在走廊上刚好碰见江宗主,正想道个安,却遭他一句:“金凌?你小子不好好练箭到这来干嘛?!”

  你:???

  他见你一脸懵便仔细看了看,你穿的一袭粉衣,明显是女子。江澄不禁想起他老友之前闲谈时说到的:我家闺女越来越像金凌那娃了,什么时候让他们碰个面?

  喔,今天还知道的。江澄道了歉,说金凌在校场,让你自己去找他,自己有务在身先告辞了。

  脚刚踏入校场一只箭就钉在了脚边,吓得你不敢乱动,那样貌和你相似,身着金星雪浪袍的少年皱起眉头,道:“说!你是哪里来的妖!为何化作我的模样!”

  你:???妖你个头。

  

  

  薛洋

  长的和十恶不赦薛洋很像是件惨事,你上街买个菜都要被大汉道人一顿逮,惨的话直接蔬菜水果头上丢,好巧不巧又和本尊碰了个面。

  上次还有人砸泥巴弄脏了你娘给你新买的衣裳。

  你开始改变自己的外貌,涂起胭脂水粉,身上穿的是颜色鲜艳。当你感叹自己越来越漂亮的时候又遇见了薛洋本尊。

  :当一个男人看见跟自己长的很像的人穿的就像进宫选秀一样时内心反应?

  薛洋起初愣了。他不是没关注过这城里有个姑娘喜欢扮男儿,又长的和自己极像,要不是从小住这,肯定会被当做伪装捉了。然后你就看见他笑得像个孩子,你实在看不下去自己像个脑子缺根筋一样笑便拍了拍他脑袋。

  “你刚刚做了什么?”

  “……大哥吃糖不。”

  

  蓝景仪。

  你生性爱玩爱闹,经常就扮个男装溜到隔壁男修逛一逛然后又跑回来。那天你听室里几位姐姐凑到一块八卦着什么,你好奇的凑过去。原来是蓝氏小双壁,其中一个啊,和你长的极像,虽然脾气有点收不住,但也是个俊郎儿。

  其中的一位姐姐看出了你在想什么,折扇往你头上一敲,道:“别去闹事,要是被男修的人发现了,不知道要怎么罚你呢。”

  这样怎么可能说的住你,你依旧跑到隔壁来玩。撞上了一黑衣男人,他笑嘻嘻的跑过来,远处的含光君在树下抚琴。

  这、这位便是魏无羡了吧。

  “你不是和思追一块罚站了嘛,怎么跑这来了?”

  然后他视线下移,惊奇的发现:你没喉结。

  他声音突然压低了:“女修?”

  “啊…”被揭穿了,你感觉药丸。

  “呔,一时贪玩我知道,你们含光君那我去掩护一下,你快溜。”

  你看他转身跑去含光君那松了口气,转身便撞上正过桥的蓝氏小双璧两人。

  “……”“…………”

  ……

  “景仪…?这是…?”你双胞胎?

  “……别问我我怎么知道。”

  

  

  

  

  

  

  ――――――――――

  景仪大概有后续。随缘x